新聞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

新聞中心>本網直擊

含淚懺悔!遂傳記者走進戒毒所 聽戒毒人員講述染毒人生

新聞來源:遂寧新聞網 更新時間: 2020-06-22 15:09

  船山永興鎮,遂寧市強制隔離戒毒所。

  截至5月底,近5年來,共有2100余名強戒人員來到這里。其中,有迷失的成功商人,多次戒毒的年輕母親,曾獲金牌的游泳隊員……毒品扭曲了他們的心靈,也讓他們的家庭上演悲劇。

  在第33個國際禁毒日到來之前,記者走進遂寧市強制隔離戒毒所,聽戒毒者講述他們如何墮入深淵,又如何悔恨掙扎的故事。

read_image.jpg

read_image.jpg

  為減肥而吸毒

  母親氣得一夜白發

  講述人:王紅   毒齡:10年

  身高1.52米,體重100斤。進入戒毒所數月后,這樣的體重數據讓王紅頗為高興。“進來后戒了毒癮,生活有了規律,體重比剛進來時胖了20斤。”她還特意寫了信給在外地的母親,希望已經白發的母親能夠放心。

  為減肥而吸毒,這種看似荒謬的事情,卻是王紅墮落的起因。

  因為體質易吸收,生于八十年代的王紅從小就胖乎乎的。2007年,身高1.52米的她體重已有120多斤。看著青春靚麗的同齡人,王紅因為肥胖而自卑著。節食、按摩、吃減肥藥……她試了很多辦法,體重卻一直居高不下。

  一次偶然的機會,王紅遇見了以前同樣肥胖如今卻變得苗條的朋友,遂向其“取經”。朋友的“秘方”居然是:每天吸一點毒品就不會再長肉!為了減肥,王紅開始接觸毒品。

  第一次吸食毒品后,王紅出現了反胃、連續多晚睡不著覺的情況。原本打算放棄的她,一周后發現體重真的減了6斤。“驚喜”過度的王紅決心繼續吸毒減肥。

  由最初的幾天吸一次,到后來的每天都要吸食,王紅在毒品中越陷越深。尤其是在與丈夫產生矛盾后,從安徽返回老家遂寧的王紅每天就躲在母親家中打游戲。直到2018年3月,因吸毒出現幻聽、幻覺的王紅被警方送至強制戒毒所時,母親才知道女兒已經吸毒十年了。

  “我媽真的是一夜白頭。”想到給母親帶來的傷害,王紅忍不住哭了。因為女兒吸毒,受不了街坊們指指點點和詫異目光,年過六旬的母親不得不離鄉背井去了安徽。

  王紅知道自己錯了。進入遂寧市強制戒毒所后她積極接受治療,努力矯正自己的不良生活習慣。“出去后,我想回安徽好好帶兒子,好好地孝敬父母。”鏡頭前的王紅臉色紅潤。

  趕時髦而吸毒

  被親戚朋友“拒來往”

  講述者:倪花   毒齡:8年

  出生于1996年的倪花長得很漂亮,一笑時,兩個小酒窩更為她增添了幾分甜美氣息。

  倪花有兩個夢想:小時候想當既漂亮又神氣的空姐,長大后想當幼兒園老師,給一群“小蘿卜頭”帶去歡樂。

  然而,她的兩個夢想都落空了。當同齡人正享受著青春的美好時,倪花因為吸食毒品已幾進戒毒所。

  2011年,正讀初一的倪花隨朋友到其舅舅家拿物品,親眼目睹了朋友及其舅舅在她面前吸毒的過程。朋友還熱情地邀請倪花一起吸食,告訴她“這是一件很時髦的事”。

  為了跟上這個“時髦”,倪花開始和朋友一起吸食毒品。第一次吸毒的滋味并不好受,倪花出現反胃、睡不著覺的強烈反應,上課時精神恍惚還差點被請家長。小姑娘暗自下定決心:“今后再也不吸了!”

  兩個月后,當朋友以“落伍”奚落她時,不服氣的倪花再一次吸食了毒品。從此,她的成績直線下降,本來還可以沖刺蓬溪縣重點高中的她,變成了全年級墊底的那一個。

  戒毒最難戒的是心癮。為了當好幼師,倪花每天老老實實地上下班,幼兒園、家庭兩點一線的生活讓她遠離毒品一年多時間。然而,在結交了吸食毒品的男友后,心癮難戒的她又被重新帶回了吸毒的圈子。

  吸毒的經歷讓倪花成為了人見人躲的“瘟神”。逢年過節走親戚,親戚都會委婉地勸她“少出門,莫丟人現眼”;昔日同學好友街頭相遇,對方也會利索地轉身當做不認識;就連鄰居也嚴禁小孩到她家串門,就怕被傳染吸毒……

  “這一次,我是真的想把毒戒了。”進入遂寧市強制戒毒所快一年了,精神面貌已恢復正常的年輕姑娘痛定思痛,態度十分堅決。因為真心喜歡孩子,她希望今后還能再當幼兒園老師。

  為解酒而吸毒

  曾經的小心愿成奢望

  講述人:何淮   毒齡:10年

  2009年,是“80后”何淮的一道人生分界線。

  2009年前,盡管只有初中文憑,但開挖掘機的何淮每月有五六千元的收入,加上其性格爽朗大方,是親戚朋友眼中“有出息的能干人”。

  年輕的何淮沒有太大的心愿:他只想找一個喜歡的姑娘組成一個幸福的小家庭,兩人一起把孩子培養成才。“我自己讀書不行,就想把這個希望放在下一代身上。”何淮的小愿望很樸實。

  2009年后,何淮的這個小愿望因為毒品變成了奢望。那一年夏天,他和朋友在大排檔吃宵夜,因為高興多喝了些酒。朋友拿出毒品邀請他一起吸,并告訴他“這個可以解酒”。

  第一次吸食毒品后,何淮心里難受得整夜睡不著覺。然而他并沒有將這種難受放在心里,半個月后的又一次聚會上,同樣的“解酒”理由將何淮慢慢地拖進了吸食毒品的深淵中。

  “這也怪我自己遠離毒品的意識不強。”接受采訪時,身高1.78米、平時愛好打籃球的何淮覺得很后悔。因為吸毒,平時干活勤快的何淮變得非常懶惰,體重也由150斤降到100斤。吸毒十年,何淮覺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場噩夢:工作沒了,也不敢去相親認識女孩子,擔心“自己吸毒會害了別個”。

  2019年2月14日,在西方情人節這一天,何淮走進了遂寧市強制戒毒所。他想遠離毒品,他想實現當年的那個小小心愿。“肯定有些困難,但是我會努力的。”正積極配合戒毒治療的何淮,臉上的笑容顯得格外燦爛。(文中人物系化名)

  (全媒體記者 胡蓉)

責任編輯:杜鵑    編輯:趙鑫

相關新聞

遂寧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舉報電話:0825-2321500

地址:四川省遂寧市遂州中路718號 郵編:629000 電話:0825-2321500 傳真:0825-2324488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1120170008 蜀ICP備05003517號 川公網安備 51090302000108號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川B2-20110150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:(川)字第101號

遂寧市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中心電話(傳真):0825-2988759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舉報中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網絡110
報警服務
網上有害信息
舉報專區
浙江20选5开奖号